Maintenance activity planned on February 9, 2023, from 20:00 to 23:30 Central European Time (CET). During this time-period, some of the GLEIF services may be unavailable.
解决方案 McKinsey & Company 和 GLEIF:通过 LEI 创造商业价值
请注意:

此处显示的图表是 McKinsey & Company 和 GLEIF 的英文白皮书所发布的。不提供该图表的翻译。

贸易融资中的 LEI



McKinsey & Company 和 Global Legal Entity Identifier Foundation (GLEIF) 发布的白皮书,名为‘法人机构识别编码:交易对手方唯一 ID 的价值 (The Legal Entity Identifier: The Value of the Unique Counterparty ID)’,讨论了彰显法人机构识别编码 (LEI) 更广泛潜在应用的三种使用案例。这些使用案例——并非旨在详尽无遗地列举——分别关于资本市场、商业交易、以及商业信贷的展期。使用案例尤其与大型公司、小型企业及其银行机构、以及投资银行相关。

银行通过在签发信用证中使用 LEI,每年可在贸易融资中总共节省最高达 5 亿美元。

图表:McKinsey & Company 和 GLEIF 白皮书‘法人机构识别编码:交易对手唯一 ID 的价值’

从交易对手识别到业务价值:在贸易融资中使用 LEI

商业交易生命周期是复杂的。它涉及订购货物、发送货物发票、获得贸易融资、生产货物、核对付款、以及交付/接收货物。这个列表无穷无尽。白皮书发现,使用 LEI 能够对这一生命周期中的开具发票和贸易金融要素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在整个商业交易生命周期中,要完成交易,需要进行若干项人工的耗时活动。在国际交易中尤其如此。尤其是核实交易对手方的身份通常涉及大量的人工处理工作。使用 LEI 能实现身份核实的自动化,并在商业交易开具发票和贸易融资步骤中,实现所要求若干活动的数字化。它甚至还可以减少外汇支付所需时间。

LEI 可实现对于机构的立即数字化身份识别,使得银行可以大幅减少花在背景检查和调查上的时间和资源

贸易金融包括促进国际贸易的广泛产品和服务。在与 LEI 最相关的应用中,买方从其银行获取信用证或汇票,以便向卖方付款,卖方则使用采购订单或发票,获取生产和购买的融资。获取和使用信用证的流程尤其耗费时间,一般涉及多个步骤,其中很多步骤都要求身份检查和核对。为了缓减风险并遵循反洗钱(AML)法规,买方的银行和卖方的银行都必须开展多项交易对手方检查。这些控制措施目前过度依赖于人工处理和纸本文件。此外,银行使用多个数据库来执行这些检查,但它们只能按机构名称进行搜索,这就产生了显著风险,因为多个机构可能拥有相似的名称。

通过采用 LEI,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精简这些人工检查,使其成本大大降低。LEI 可实现对于实体的立即性数字化身份识别,使得银行可以大幅减少花在背景检查和调查上的时间和资源。在取得这些效率的同时,还能减少基于 AML 和其他合规列表的误报事件。机构可以不再按名称搜索,而是只需使用每个实体的唯一 LEI,搜索相关数据库即可——或者,在高级阶段,使用单一数据库。

除了促进 AML 工作之外,使用 LEI 还能降低欺诈风险。卖方的银行使用一个实体的 LEI,可以追踪未付款的发票,从而发现同一装载货物而有多份发票等可疑行为。

银行通过在签发信用证中使用 LEI,每年可在贸易融资中总共节省最高达 5 亿美元

LEI 使得一个复杂流程中的两项关键活动——机构的核实以及对机构历史的追踪——简单得多了。在开立信用证方面,如果使用 LEI 来识别国际实体,并自动化追踪其历史,每年银行可能总共节省 2.5 亿美元至 5 亿美元。在发挥其最大潜力的情况下,这些节省金额可占到当前全球贸易作业成本基数的百分之四。该估算的较低端假设了欧洲和北美的高采纳率,以及亚洲的低采纳率,而该估算的较高端则假设了全球均有高采纳率。

除了这些效率之外,使用 LEI 还能让银行对交易实体机构保持更整体的看法,从而促进更好的风险管理。

要更多地了解 McKinsey 和 GLEIF 联合白皮书中描述的 LEI 使用案例,请参考这些专门的 GLEIF 网页:‘资本市场中的 LEI’和‘商业信贷中的 LEI’。